久違的見面以及失眠的夜

因為這三天太好玩了不打遊記對不起自己
所以以下。(咦)

禮拜五冒著報告天窗的危機殺上去找妄董和難妹玩
前一天、啊錯了,是星期五凌晨
整理完報告資料後直接死到床上,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睡不著!

我只剩三個小時可以睡了耶!!

老胃(?)你怎麼在這個時候叫了也太早!!!

你當是生孩子等不及嗎蛤!!!!!(哭了)



所以我在鬧鐘響之前醒來,在室友煎吐司的逼逼啵啵聲中(?)去搭車。(眼神死)


到的時候看到好久不見的難妹和妄董
事不疑遲,當然先來個哈啊哈啊抱抱一下再說(咦)
月亮哥我要跟你說對不起,因為你的土叔形象太深植我心
所以我第一時間還想說:先生你誰?(噴淚)
不過午餐謝謝你的招待,那家拉麵超好吃的

下午我睡死在客廳的沙發上度過
醒著期間看了CSI,還有水電工用CSI的手電筒(錯)照馬桶後面喔喔喔!!!
可是我還是沒看到拆馬桶的盛況啊基苦修!!!

第一天就這樣過了。(咦)



第二天跟難妹手牽手去歷史博物館~
這次展出的華夏文物展和詹浮雲油畫展(沒記錯名字的話)(吭)

是說華夏文物展,徹底讓咱們姐妹倆長知識了!
原來豆不是小小一個,而是大的跟書桌一樣喔喔喔OAO!!!
不是只是豆嗎!就算是大豆也沒這麼大啊!!!(方向錯誤)

另外很幸運的事
我們剛好看到十二月梵谷展的展品進駐啊啊啊!!!!!!
雖然只看到最後兩個箱子運進去但我們看到這歷史性的一課啊啊啊啊!!!!!!
黃色大箱子、美術品專門運輸卡車、保全的軍靴、阿弗洛頭、氣質接待阿姨!!!
以上重點注目!!!!!!(嗯?好像有幾個不對?)

晃了下附近市集後,去接妄董下班(?)去吃飯回家~



禮拜天去故宮

一行人先去接難妹的正妹碰有木柵筠
好棒!好正!難妹的椪有哈啊哈啊哈啊!!!
(因為某兩位老人累了,只能很虛地坐在旁邊用喘息表達內心的激動)(吭)

在故宮一邊吶喊著:四哥~我的四哥~(誰)一邊跟旅行團鬥智(錯)
然後順利地看完了雍正展以及其他展覽
喔,因為我用了點小人步數,所以免費進去參觀耶嘿ˇ

晚上跟木柵筠去難妹宿舍,順便去晃了士林夜市哼羞羞(?)
難妹的宿舍我終於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空間的充分利用。(默)

晚上回去後,順道帶了妄董點的雞排
回去路上原本想說他會不會已經死在床上,打過去沒想到還活蹦亂跳XD

吃雞排的吃雞排,喝酒的喝酒(?),眼神死的眼神死(?)
只是連洗澡的時候,腦中都迴盪著金珂拉有點煩!!!(噴)

還有那個Sid的眼鏡夠了住手!!!不要再OPEN了!!!這樣我回去怎麼面對它!!!!
(聽懂的人不要說出去###)


禮拜一回去時
謝謝難妹送我到捷運站搭車QAQ(抱住)
我、我這次只有在地下街小小迷路一下而已喔喔喔!!!
還有謝謝妄董的收留,讓我打擾這麼久






面對另一個無聲的自己

試了下灣娘的妝
因為是女角,於是嘗試性地畫眼影
不畫還好,沒想到一畫上去立刻對鏡子裡的自己慘叫:

夭壽這人妖是誰啊冏冏冏!!!

原來除了話不能亂說外,眼影還不能亂畫。
我錯了...(趴桌)

不過我倒沒想到眼影意外地順手
因為幾乎沒畫過,還以為會花上老半天修

戴上假髮後,徹底對自己的灣娘灰化了(抹臉)
這是進化版的人妖吧是吧好了不用再解釋了我懂反正就是人妖嘛!

然後貴族的假髮可能要重買了
它的造型我做不起來啊!!!(痛哭)

明天去找秀阿姨看衣服布料
目前暫時要改布料製做了‧3‧





一分鐘的無聲

少年與男人坐在廣場旁的露天咖啡座。

一個有著漂亮的金髮和略顯稚嫩的臉龐,另一個漆黑的短髮配上五官深邃的長相,且帶著陰鬱的氣質。兩人特質上是如此衝突,但此時坐在一起的他們看來卻毫無違和。

少年說著話,時不時笑著比手畫腳;男人則是靜靜地聽著少年說話,間或端起桌上的咖啡輕啜。

或許是這樣的組合,在午後的廣場顯然有些突兀;或者說,少年和男人較常人稍微出眾的皮相,惹得經過的路人、咖啡座的客人不禁慢下腳步或轉過身子,多看他們兩眼,然後離開。

他們說著話,少年說的多,男人應的少。直到隔壁桌的三位女孩,因為對男人過於熱切的眼神,以及男人回望她們的眼神,讓少年不得不停下來。

「Barri,你剛才在看隔壁桌的女孩子幹嘛?」在Barricade第三次把視線放到他後面的金髮女孩後,Bumblebee終於不高興了。

哦?小傢伙終於懂得吃醋了?

Barricade沒有太大情緒變化,依舊冷著一張臉。「沒有。」

「哪沒有,我看到了,你剛才花了三個地球秒在看最左邊的金髮女孩,對吧。」肯定句。「現在跟你說話的人是我欸,你應該看著我才對,而不是看著其他人。」

Barricade莞爾,放下手中的杯子,傾身向前湊近Bumblebee鼓著的臉頰,並且迅速地吻過他的唇畔。而這舉動讓原先隔壁桌的女孩們立刻低聲大叫。

「Barri!」Bumbleebee驚叫出聲,他沒想到Barricade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般親暱的舉動。以往他從來不會的,僅在他們獨處時才有。

「沒錯,我是看了那個女碳基,你知道為什麼嗎?」靠回椅背,Barricade雙手交握放在膝上,似笑非笑道。

Bumblebee搖搖頭。

「因為…我想看看你當眾表現獨占慾的樣子。」


------------------------------------------------------------------

先這樣,我回來再修。
然後我該滾去睡覺了(噴)

10/14更新
就這樣定稿,我懶得修了啦(趴桌)





突如其來的來電與消息

昨天的事

其實只是在噗浪上面隨便亂喊

結果妄董真的打電話過來撫慰我乾枯的心靈了!!!(噴)
怎抹辦我現在腦海中還不斷盤旋著你迷人磁性的嗓音和喘息聲欸妄董

噢~沒有你聲音的夜晚我該怎麼入眠(掩面)

從開學到現在,課沒上過幾堂,會雖然沒幾次但是總感覺一直在開會OYZ
目前最長紀錄三小時半,從晚上八點到十一點半
開完學校後門都關了不得以只好騎著機車橫越校園。(凝重)
我以為自從三年級幹過那一次後就不會有第二次了
沒想到還有機會讓我幹這麼囂張的行徑XDDDDDDD

今天的事
訓詁停課所以我回去補了半小時的眠(貓躺)
系辦工讀我抽到了
阿布抱歉因為聯絡不到你,所以就以剩下籤當成你的了‧3‧






半夜被虐到翻來覆去地上打滾死爐渣的

現在處於度咕狀態(快去睡啦)
腳邊還堆滿了公文們要發上去的
不過我暫時不想動它,先放一個晚上吧

剛才被某判蜂文虐到了爐渣的超痛!!!
夭壽雖然機體我也接受(?)但是我不要這種的啊好痛好口怕!(痛到地上打滾)
說好的甜文呢(?)作者你還給我Q口Q~